當前位置 > 首頁 > 黨代會  > 喜迎黨代會

黨代會的歷史(三)

發布時間:04月24日

黨代會小故事|為何黨的誕生紀念日定為7月1日

    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誕生紀念日,也就是黨的生日。為此,黨和國家每年都要舉行各種紀念活動。但是,這個紀念日是什么時候、是怎么定下來的?它是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實際開幕日期嗎?

    中國共產黨成立初期以及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戰爭時期,黨或處于秘密狀態,或處于艱苦的戰爭環境和白色恐怖下。那個時候,黨還顧不上組織大規模的統一活動慶祝自己的生日,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考證一大召開的確切日期。

    為紀念黨成立15周年,一大代表陳潭秋在共產國際機關雜志《共產國際》(中文版)1936年8月第4—5期合刊上,發表了《第一次代表大會的回憶》一文。此文是以黨誕生的月份為依據進行紀念的,并沒有確切指出一大開幕的具體日期。 紅軍長征到達陜北后,逐漸建立了以延安為中心的比較穩固的根據地。1937年盧溝橋事變(又稱七七事變)后,國共實現第二次合作,國內政治環境相對寬松。到了1938年,為紀念黨成立17周年,許多抗日根據地、特別是延安的同志,向參加過一大的毛澤東和董必武詢問大會召開的時間,以隆重紀念黨的生日。可是,毛澤東和董必武都記不清了。其實,黨的一大究竟在1921年7月的哪一天開幕,長期存在著不同說法。

    就一大代表而言,李達回憶說是“7月1日下午8時”,張國燾也說是7月1日;陳公博的《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》說是7月20日;陳潭秋1936年發表的文章中說是7月底;共產國際指派參加一大的代表馬林在1922年給共產國際執委會的報告中籠統地說是7月,周佛海在《往矣集》中也說是7月。

    在國內,有關黨的一大,沒有留下任何文獻資料,而共產國際保存的兩份文件,沒有名字,也沒有文件時間。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有兩個。一個原因是,馬林把當時的文件都帶走了,卻沒有交給共產國際。另一個原因是,“‘一大’以后好久沒有中央,文件沒有人管”。

    這樣吧,就用7月的第一天作為紀念日!——毛澤東和董必武商量后回答。不久,毛澤東在作《論持久戰》的演講時,明確提出:“7月1日,是中國共產黨建立17周年紀念日。”

    第一次正式以中央文件形式確認7月1日為黨的誕生紀念日并要求進行相關紀念活動,是1941年6月《中央關于中國共產黨誕生20周年、抗戰4周年紀念指示》。《指示》指出:“今年‘七七’是中共產生的20周年,‘七七’是中國抗日戰爭的4周年,各抗日根據地應分別召集會議,采取各種辦法,舉行紀念,并在各種刊物出特刊或特輯。”《指示》強調,宣傳的要點是:在黨外,“要深入的宣傳中共20年來的歷史,是為中華民族與中國人民解放事業英勇奮斗的歷史。他最忠實的代表中華民族與中國人民的利益。”在黨內,“要使全黨都明了中共在中國革命中的重大作用,在今天他已成為團結全國抗戰爭取抗戰勝利的決定因素”,“每個黨員都要正確懂得如何運用黨的統一戰線方針,要加強策略教育,與學習黨在20年革命斗爭中的豐富經驗。”

    這一年的7月1日,延安《解放日報》和重慶《新華日報》同時發表關于紀念中國共產黨誕生20周年社論。《解放日報》用一個整版的篇幅,編輯《中國共產黨20周年紀念特刊》,刊發朱德、林伯渠、吳玉章三位同志的紀念文章。在此前后,《解放日報》還大量報道了延安各機關團體紀念建黨20周年活動。

    從此以后,紀念七一成為我們黨、新中國成立后同時也成為我們國家的例行活動。

    毛澤東在《論人民民主專政》一文的開頭指出:“1949年的7月1日這個日子表示,中國共產黨已經走過28年了。”董必武在回憶一大時也說:“‘一大’問題,在中國文獻上是一個字也沒有的。”“有些事情缺乏文字根據。我記得綱領提出來了,7月1日這個日子,也是后來定的,真正開會的日子,沒有那個說得到的。”董老這里所說的“后來定的”,以及毛澤東使用“表示”這個詞,都說明七一作為黨的生日,是一個象征性的日子。

    大約20世紀50年代中期,董必武在與子女的談話中,明確說:“在上海開的第一次黨代會并不是7月1日這一天開幕的,但會議確實是在7月召開的;7月1日這一天是毛主席在延安定的,是個象征性的紀念日。”

    20世紀70年代末,著名黨史專家邵維正教授通過對代表行蹤、可以借助的間接事件、當時的文字記載等多方面嚴格認真的考證,最后得出黨的一大確切開幕日期是1921年7月23日的結論。這一考證成果為學術界所廣泛接受。但7月1日作為黨的誕生紀念日仍舊延續下來。


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吧!

东星